母女俩对视一眼,良久,宋襄咽了口口水,“我柜子里比较乱,你不要开。”

“妈妈正好帮你收拾收拾。”

“不用!”宋襄走过去,身子拦住柜子,拉着徐淑艳往外走,“我都多大了,哪还要你帮我收拾。”

徐淑艳张口,还没说话,她又抢了话头。

“你不如先收拾一下客房,晚上要睡的。”

徐淑艳笑了笑,“妈妈就跟你睡一间,用不着什么客房。”

“那你也帮我收一下,那间房间最乱了。”

“刚才还说不用妈妈收拾呢。”

徐淑艳的眼神从后面的柜子上掠过,不动声色地移开,不再多说,真的出了房间往客房去。

经过书房,宋襄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生怕徐淑艳说要参观一下书房。

幸好,徐淑艳直奔客房,一看里面乱七八糟,当即就开始帮宋襄收拾。

宋襄趁机把门虚掩上,然后迅速去书房。

打开门,严厉寒正双臂环胸冷着脸坐在椅子上,听到动静,转动椅子,刚好和宋襄四目相对。

宋襄暂时顾不上他的情绪,进门拉着他就起来,三步并作两部往外走。

到了玄关处,没给严厉寒任何说话的机会,先是把人推出们,然后把鞋给了他放在了门边。

严厉寒赤脚站在门口,瞪大眼睛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宋襄看了一眼身后,压低声音说话:“严总,受苦了,求您忍耐忍耐,您的大恩大德,我做牛做马回报你。”

严厉寒:“……”

他张了口,还想再说话,宋襄已经退回了房子里,然后直接关上了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