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恩跟傅廷远是一众宾客中最后走的,等他们一家四口离开后苏凝直接往周长宁怀里一倒,有气无力地撒娇道:“好累啊,脚要断了。”

周长宁哼了一声:“刚刚瞎闹腾的时候不是挺有劲?”

苏凝听得出来周长宁酸溜溜的语气,立刻抬手搂紧了他的腰哄着:“哎呀我那不是故意气一气傅廷远嘛。”

周长宁无奈地垂眼看向怀里的人儿。

他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,本来还在恼着她,结果她黏过来温声软语地一哄,他就一点都气不起来了。

怀里的女孩子穿着明艳的大红色旗袍,是他们婚宴上的礼服,身段婀娜窈窕,容颜明艳夺目,周长宁垂眼看过去的时候,只觉得眼睛都要被晃花了。

太美了。

所谓六宫粉黛无颜色,这句词的意思他真真切切地懂了。

除了她之外,他眼里就看不到别人了。

“不是腰疼吗?我们回去,我给你揉揉。”他贴在美艳新娘的耳边低低说了一句。

苏凝在他怀里咯咯地笑:“拜托啊周先生,我说的是脚疼。”

这人心里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呢。

“那就给你捏捏脚。”周长宁搂紧了她返回酒店,稍作善后工作后两人便相携回家了。

至此,他们美好的婚姻生活算是正式开始了。

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之前他们经历的种种磨难与分离都将成为过往,未来等待他们的,会是加倍的甜蜜与幸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