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跟她说一句重话,按照她现在这幅决绝的样子,就算他天天温言软语地哄着她都未必会原谅他。

所以他若无其事地回:“我最近几天在休年假。”

意思是他这几天会一直待在g市,简而言之会一直缠着宋迎。

这是宋迎没想到的,刚刚她来医院,算是不告而别,她还以为他会识趣地自己离开,谁知道他竟然还没走。

什么休年假,全是借口,敢情他早就做好了要纠缠她的准备。

宋迎在心里默默深呼吸了一口,也平静无波地回:“哦,我这边晚上一般不回去,方便照顾周眉。”

“周眉不是转到月子中心了吗?那边不是人手足够吗?怎么还需要你晚上陪床?”许航在电话里轻飘飘揭穿了宋迎的谎言。

月子中心跟医院还不一样,周眉订的那种高级的月子中心,产妇在里面什么都不用操心,孩子有人帮忙带,日常一切生活也都有人细致照料。

他好歹是家族医院的继承人,他还能连这些事都不懂?

宋迎也没想到许航这次竟然这样沉得住气,还见招拆招地揭穿她。

当然她也不是吃素的:“也不是需要我陪床,只是因为我跟周眉感情深,难得有这样见面的机会,自然多待一会儿。”

许航不说话了。

她的态度他也感受出来了,没有跟他和好的打算。

“那我等你明天回来。”半晌,他丢给她这样一句。

宋迎懒得再跟他装糊涂了,直言道:“许航,那是我订的房间,你要留下来也请自己订房间,这样鸠占鹊巢不太好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