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庄羞窘极了,也以为要结束了所以赶紧推着他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谁知下一秒方兴远就又继续吻住了她,庄庄腿一软,整个人都跌进了方兴远怀里。

等方兴远终于松了她的时候,庄庄脸已经红的不像样子了,趴在方兴远怀里没法起来。

方兴远心满意足,将人拥在怀里哄了半天后又找了话题转移她的窘迫:“刚刚那个阿姨是怎么回事?你跟她侄子相过亲?”

那个老阿姨语气里全是对庄庄的不满,方兴远很是生气。

又听到庄庄还跟人相过亲,顿时心情就更复杂了。

提到这件事,庄庄顿时忘却了刚刚失去初吻的事,从方兴远怀里起身愤愤跟他讲述了一遍那个老阿姨侄子的德行。

“我最受不了的是,我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,他得意洋洋地回了我一句:我是公务员。”庄庄吐槽道,“拜托啊我是问他具体从事的是什么工作,结果他上来就说自己是公务员,好像他是公务员有多高高在上似的。”

“我当时直接翻了个白眼说我还有事,然后就走了。”虽然庄庄知道翻白眼这种行为很不礼貌也很不优雅,但她当时完全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方兴远也觉得那个男人很没品,这种人他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不过他还是搂紧了怀里的人,有些幸灾乐祸地损起了刚刚那位老阿姨:“她刚刚说你找的男人要是比他侄子优秀,她就跟你姓。”

他自信比那老阿姨的侄子优秀百倍,只怕是有些长舌妇要吃瘪打脸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