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庄跟方兴远两人牵手沿着小区内的路走着,忽然庄庄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声,她立刻拉着方兴远的手匆匆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。

方兴远一头雾水,庄庄却是将他人给抵在树上,顺便抬起食指放在唇边提醒了他一声:“嘘......”

为了躲避什么人,庄庄整个都贴在了方兴远身上,力求树干能将两人给遮的严严实实。

庄庄因为紧张所以什么都没顾得上,当方兴远却不一样了,女孩子柔软的身段贴着他,他瞬间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。

有说话声越来越近,好像是两个中年阿姨边走边聊天。

其中一人说:“我刚刚怎么好像看到老庄家那个闺女了?”

另一人则说:“没有啊,我怎么没看到?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
最初那人重重冷哼了一声:“哼,那小丫头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她,明明那么普通的一个人,竟然还看不上我侄子,想起来我就来气!”

庄庄边听着边嫌弃地翻白眼,后来又干脆做了呕吐的动作。

近几年她爸妈开始频频关注她的终身大事,尤其是她妈,恨不得她能立刻找到个如意郎君嫁掉,于是她妈便也开始给她安排相亲了。

这位老阿姨的侄子,是庄庄过年时被她妈逼着去相亲的对象之一。

庄庄看那男的第一眼就想扭头走人了,不是她以貌取人,她实在是不想找一个还不到三十岁就快要秃顶的男人,可那阿姨在她妈面前说的天花乱坠,说什么她侄子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