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芷随后哭哭啼啼被陈卓跟他的人带走了,程瑜的手术也在这个时候结束了。

程瑜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,苏凝看到周长宁的眼眶都红了。

好在程瑜性命无忧,右胳膊骨折,身上还有好几处擦伤,医生叮嘱务必静养,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未来好几个月程瑜都需要好好静养了。

被送进病房后程瑜也醒了,但很是虚弱。

看到周长宁的第一眼,程瑜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想起白芷跟她说的周长宁那两年遭遇的那些事,程瑜的胸口就钻心的疼。

还有止不住的后怕,幸亏周长宁跟他导师研究成功了,如果一直没有取得进展,那是不是他现在还被困在那种与世隔绝的地方,继续遭受那些非人的待遇?

想到这里程瑜哭的愈发悲痛了,不过因为受了伤,所以她一哭浑身都被扯的疼。

周志华在一旁赶紧劝慰她:“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情绪激动,你冷静一下,有什么话等你身体恢复一些再说。”

“我悔啊。”程瑜艰难地说出了几个字,然后又继续掉眼泪。

如果早知道周长宁出国念书会遭遇这种恐怖的事,她就不让他出国了,在国内读书的话他也就不用跟苏凝分开了,说不定两人现在孩子都有了。

周长宁看出了程瑜眼底的难过与悔恨,他上前轻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:“事情都过去了,我现在过得很好不是吗?”

“再说了,事情也没有白芷说的那么严重,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?基本上不会让自己吃亏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