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爸说我妈听完之后整个人情绪都失控了,哭着给他打电话,再后来她自己开车回家的时候就出事了。”

很显然,他那两年的事严重刺激到了程瑜的情绪,导致她精神恍惚开车出了事。

苏凝又心疼又愤怒,气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。

周长宁上次跟她解释过,原本提前两年就可以回国,后来帮导师做研究去了,但她从来不知道那两年原来周长宁有过那样的遭遇。

此时得知全部真相的她心疼得紧紧抱住了周长宁,更别提程瑜了。

那是她的亲生儿子,程瑜怎能不崩溃?

白芷这等于间接杀人!

想到这里苏凝抬眼看向前面的陈卓问道:“陈卓,能让你的人帮我查一下白芷现在人在哪里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陈卓边沉稳开车边打了个电话交代,没一会儿他手下的人便给他回了电话过来。

苏凝冷声交代陈卓:“让他们把她带到医院去。”

“好。”陈卓应了下来。

苏凝咬着牙发誓,她一定要狠狠轮白芷几个耳光,更甚至这样还不够,程瑜没有生命危险还好,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,将白芷千刀万剐都难解他们的心头之恨。

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,更何况白芷现在还这样没有底线的来招惹他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