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松迫不及待地问俞世群:“她给了多少?”

俞世群往副驾驶上得意地一靠:“两万。”

俞松嫌少:“怎么才两万?二十万还差不多。”

俞松习惯了以前从傅廷远那里拿钱的阔绰,很是看不上俞恩的这两万。

俞世群没好气地说他:“急什么?来日方长不是吗?”

俞世群又说:“我看她给得很是痛快,她手里肯定还有不少钱,我才不信她跟傅廷远离婚,一分钱都没拿。”

“攀上傅廷远那么个王老五,净身出户?傻子才那么做!”

“我看她还是那副软弱的样子,好欺负得很。”俞世群一想起未来有俞恩这个冤大头可以宰了,就得意极了,“看来当初把她留在咱家是无比正确的选择,谁能想到她能成为咱们的摇钱树呢。”

俞松也跟着大笑了起来。

是啊,他爸嗜钱如命,当初死活不肯收留刚出生的俞恩,因为多一个人以后家里就要多一口饭给她。

但他那个想来没什么脾气的妈,固执地坚持要将俞恩留下来。

现在看来,还真留对了。

两万块钱对俞世群父子来说,很快就挥霍完了,俞恩一直在等他们联系她继续跟她要钱。

虽然她将俞世群跟俞松父子的电话都拉黑了,但他们肯定会换号码打给她。

果然,那天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
她淡定接了起来,就听到俞松在那端吼:“俞恩,你在哪儿呢?为什么不在家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