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时间不早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面对着沈瑶的道歉傅廷远没太多表情地回了这么一句,没说原谅她,也没说不原谅。

沈瑶只好暗暗咬了咬牙,转身下车。

俞恩离开傅氏之后打车去了苏凝的住处,她走的时候周逸还在她家里,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离开。

苏凝敷着面膜来给她开的门,还开了一瓶红酒等着她。

俞恩在苏凝这里洗了个澡换上苏凝给她准备的干净睡衣之后,坐在地毯上边喝酒边跟苏凝讲了自己今晚的遭遇。

苏凝听完之后一把扯掉了脸上的面膜拍手叫好:“爽!太爽了!”

“怼死沈瑶那个心机婊!”

苏凝实在是见过太多俞恩被沈瑶暗搓搓欺负的事件了,这会儿听到沈瑶被俞恩怼成这样,别提有多解气。

俞恩喝了口酒也点头说:“确实很解气。”

当年她发现傅廷远跟沈瑶关系暧昧时有多歇斯底里,沈瑶今天想必就有多歇斯底里。

当初沈瑶对她的冷嘲热讽让她有多绝望心痛,沈瑶今天想必就有多绝望心痛。

苏凝又兴奋地提议:“不如你趁着做这部剧的机会故意跟傅廷远走的很近,气死沈瑶算了,然后等把傅廷远撩的心动之后,再将他狠狠踹掉,狠狠报复一番他当初对你的不珍惜。”

俞恩:“......”

她随后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喃喃说:“何必呢,他们又都没对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“傅廷远不过是不爱我而已,而且他也不是没告诉我他不爱我,我还执迷不悟了那么多年,错的是我自己,是我太天真太痴傻,以为真心能够换取真心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