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位好兄弟可真牛,昨天从北京回来之后连夜召集他们几个宣布,他要演一出失忆的戏,把俞恩给追回来。

目瞪口呆是他当时唯一的反应。

许航跟江敬寒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,江敬寒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整天故作斯文的眼镜都差点被惊掉。

当事人傅廷远却是淡定自若地解释:“正好那个董心洁最近在纠缠我,我来一出失忆,也能将她摆脱。”

那天在老爷子点拨傅廷远应该耍点手段之后,他脑海中就萌生了这个计划。

他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实施合适,正好董心洁就冒了出来,还追他追到了京城去,他干脆将这个失忆的计划提前,反正他也不想再继续跟俞恩分开了。

要不然他又何必昨天急急忙忙就从京城赶了回来,原本他计划在那儿多住几天的。

至于为什么赶回来,那自然是因为这边的医生团队他可以收买,如果是在京城出了所谓的“车祸”或者事故,叶文请的团队肯定没法糊弄。

傅廷远警告完易慎之,又对坐在他床尾处椅子里的老爷子说:“爷爷,这次也多亏您帮忙,回头让慎之也给您订做一个小金人。”

老爷子刚刚声泪俱下的演技也很高超,换做是别人给俞恩打这通电话,俞恩肯定不会给面子立刻就回来。

老爷子的拐杖重重戳了一下地板:“都折腾成这样了,你这回要是还不能把人给追回来,你就干脆出家当和尚去吧,当个男人还有什么意思?”

老爷子的话落下,易慎之立刻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。

老爷子立刻将火力转移到了易慎之身上:“你能不笑了吗?你以为我看到你就不生气?”

“孩子都有了,竟然还有不要的道理?”老爷子愤愤瞪着易慎之,“既然这样,那当初爽的时候为什么不做好措施?出事了就想要人家女孩子打掉,我看你也不算什么男人,一样出家得了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