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相携离开,俞恩的一位婶婶轻声叹息着说:“恩恩其实想嫁的,她刚刚只是太紧张了,所以不小心拒绝了,你看她现在都后悔了。”

一旁的舒宁有些虚弱地应道:“是啊,这孩子被吓到了。”

俞恩堂姐在一旁笑道:“都怪傅廷远,忽然搞这么一出求婚,连我们都被吓到了,更何况温柔的俞恩呢?不过这样也挺好的,让傅廷远多受些挫,他往后才能更好的珍惜俞恩。”

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宴会厅外面。

俞恩被傅廷远揽着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,两人刚一站定,俞恩就懊恼地再次跟傅廷远道歉:“都是我不好——”

傅廷远没有让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:“我知道你没做好准备,我承认我今晚也抱了侥幸的心思,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向你求婚了。”

俞恩惊讶地看向了他,不懂他说的侥幸是什么意思。

傅廷远于是有些咬牙地将易慎之的话告诉了俞恩:“易慎之那个乌鸦嘴,说我今晚求婚不会成功,我不信,我想着说不定你就同意了呢,那我不就能立刻将你娶回家了吗?”

俞恩看着他对易慎之又气又恼的样子,一时间忍不住,轻声笑了出来。

傅廷远上前一步将人抵在墙上,故作恼火地威胁道:“你今天让我颜面尽失,晚上看我怎么惩罚你!”

俞恩却是一点都不怕他的威胁,眨了眨眼狡黠地说:“不然你进去再求一回?这次我痛快答应你。”

傅廷远:“......”

她现在真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