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恩不知道他所谓的办法是什么,于是干脆来到了卧室外面的起居室,抱着抱枕窝进了沙发里等着。

这会儿她的心情好多了,其实比起刚刚知道自己身体情况的那段时间来,如今的她已经释然多了,也没有非要钻牛角尖的意思。

只不过是刚刚一时情绪失控,如今冷静一下也就好了。

傅廷远下楼之后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许航,许航听了他的问题之后吐槽他:“拜托啊大哥,我不是妇科医生好不好。”

“当然,虽然我不是妇科医生,但我也知道女人的身体在经期各方面都很脆弱,所以最好不要喝酒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得到了许航的肯定回复傅廷远就挂电话了。

他想尽量纵容着俞恩,他也知道她心情不好,但凡许航说能喝一点,他就会让她喝几口。

但现在既然不行,那就只能采用他刚刚想到的办法了。

十分钟之后,傅廷远端着两杯红酒上了楼。

沙发里的俞恩一看顿时眼睛亮了:“真的能喝?”

她边说着边接过了傅廷远递给她的那杯红酒,凑在唇边刚要喝,下一秒就皱起了眉头来。

这酒杯里面哪是红酒啊,分明是红糖水!

傅廷远在她身旁坐下,举起自己杯中真正的红酒跟她碰了碰杯,温声哄道:“为了你的身体着想,还是用这杯红糖水代替红酒吧,都一样的颜色,走个借酒消愁的仪式就好。”

俞恩欲哭无泪。

还有,她怎么觉得傅廷远此刻哄她的样子,好像在哄小孩子似的,生怕她会因为喝不到红酒而哭闹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