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她声音一哽咽,傅廷远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。

俞恩本来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负面情绪,结果傅廷远直接揭开了她隐藏的脆弱,她顿时控制不住了。

将自己埋进他怀里,她难过地说:“虽然我知道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有结果,可心里还是抱了期待,所以心里就难受......”

傅廷远轻轻叹了口气,搂紧了她说:“我们往后的人生还很长,你要是每天都纠结这件事的话,那我们的生活里还有什么幸福可言?”

傅廷远倒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默默收紧了胳膊将人圈得更紧。

俞恩将自己的脸朝他怀里用力钻了钻,也没再说什么。

半晌,俞恩从傅廷远怀里抬起头来喃喃说:“心情不太好,我想喝点酒。”

傅廷远微微蹙眉:“你不是经期吗?能喝酒?”

“哦对。”俞恩叹了口气,“我都忘了这事,可我还是想喝怎么办?稍微喝点红酒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“不行。”傅廷远想都没想地就拒绝了,“女人这个时期身体都很脆弱不是吗?你老老实实睡觉吧。”

俞恩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,她本就因为刚刚心情低落而红了眼,此刻表情里又多了几分委屈,傅廷远顿时心都软了:“我打个电话问问许航能不能喝。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,我不喝了。”俞恩赶紧拦住了他。

这个问题他去问许航也未免太尴尬了,她还是不喝了。

傅廷远忽然有了主意:“我有办法了。”

“你等我一会儿。”傅廷远说着就离开卧室下楼去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