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自己请无所谓,但现在这件事是发生在周长宁身上,作为一个没工作没收入的人,他这样肆无忌惮地花钱,像话吗?

这个败家男人!

周长宁在那端很是无辜地说:“我知道我花的钱都是你的,所以我用你的名义点的。”

苏凝:“......”

她恼火的点根本不在用谁的名义送咖啡好不好?

她被气到无语,周长宁在那端又说话了,语气里好像还有几分不甘似的:“苏凝,现在的我在你眼里,真的就是一个穷光蛋吗?”

苏凝哼道:“你要是有钱,干嘛还找我要一百万?”

“我就不能——”周长宁欲言又止。

他找她要钱,就不能单纯只是为了接近她吗?

她有时候聪明的很,怎么有时候又笨成这样呢?

深呼吸了一口气,他转而换了种方式为自己澄清:“你要知道,我这种学霸型的人才,念书的时候随随便便就能拿到全额奖学金,而且还是美金。”

他如今的成就,从钟鼎到长兴,正是他靠得来的那些奖学金慢慢积累出来的,没用过父母一分钱,也没从朋友那里借过一分。

苏凝挑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现在的消费都是花的你自己的钱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