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怎么敢他前脚离开后脚就跟别的男人吃饭?

她怎么敢这样无视他的警告?

她怎么敢这样气他?

她怎么敢......这样将他的真心踩在脚底下!

周长宁气到将手机丢到一旁,抬手爬了爬头发在卧室里暴走了好几圈。

最终,他停下脚步重新拿过了自己的手机来,眉眼冷凝地迅速发了条信息出去,然后便静坐在床边开始了等待。

这条信息他是发给苏凝的,他心里发了狠,既然她敢这么气他,那他也敢不顾一切。

浴室里的苏凝听着庄庄的各种哀嚎无动于衷,这就是她想要的目的,想要她跟蔡东阳一起吃饭的事情被娱记拍到然后扩散出去,气死周长宁。

洗完澡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,庄庄还在恼火地控诉着:“我就说你不应该跟蔡东阳吃饭,这下好了,真的被拍到了。”

“这些人看图编故事的能力简直要上天了,奥斯卡不给他们发个编剧奖都对不起他们这编胡编乱造的本事。”

庄庄很是气愤,苏凝懒洋洋地说:“你在这个行业才做了一天吗?他们爱怎么编就怎么编呗。”

那些娱记们最大的本事就是将黑的说成白的,将假的说成真的。

庄庄跺脚:“哎,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。”

网上那些人说的可难听了,庄庄气得要命,可自家老板却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

苏凝将庄庄帮自己准备好的药吃下,然后吩咐庄庄:“我这里没什么事了,你回去休息吧,女孩子不要总是生气哦,会长皱纹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