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怕他真的跟长兴生物没有任何关系,她养着他就是了。

这些年她积累了这么多财富,不就是为了日后能随心所欲吗。

最重要的是,他是她心尖上的那个人啊,能嫁给他是她无数次从梦中笑醒的画面,所以无论从哪里看,领证这件事,于她来说都不亏。

那端的周长宁似乎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样痛快,一时间竟然沉默了下来。

苏凝哼道:“怎么?你不敢了?”

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周长宁回神后在那端捏紧了手机说,“明天上午,我在江城机场等你,你坐最早的航班回来。”

其实他一刻也等不及了,恨不得现在立刻就绑她去民政局,可现在是大半夜的,就算他想领证,人家工作人员也不伺候他。

苏凝回了他一声冷笑就打算挂电话,回就回,既然都答应了,也不好临时怂了。

周长宁又拦住了她:“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方便公开结婚的事情,我会处理好善后工作,让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暂时保密。”

“都做了绑人结婚这种卑鄙的事了,还在那儿装什么体贴的好人啊。”苏凝丢给他这样一句,干脆便挂断了电话。

周长宁一点都不恼火她对自己的讽刺,因为她说这话的语气听在他耳朵里就像是在撒娇似的,也可以说是娇嗔。

她没有生气,他听得出来,她就是嘴上非要刺一刺他而已。

以及他现在心情欢喜到难以言喻,也顾不上跟她计较什么了,一想到明天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了,他就唇角止不住地往上翘。

不过高兴过后他还是赶紧打电话联系了方兴远,让他帮自己搞定民政局保密的事,这些年来方兴远在江城商界还有官场混得如鱼得水,这种事还是要他出面才能搞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