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她的气急败坏相比,周长宁的声音平静极了,他在电话里一字一句地说:“明天跟我去领证,不然我就把这张照片发出去。”

他都丝毫不掩饰他的威胁,苏凝眼前一黑,差点被气昏过去。

她算是发现了,周长宁自从回国后就没个人样,整个他妈一个疯批。

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苏凝克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,张口就将人好一通骂,“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人,竟然偷拍我睡觉!”

“是你逼我的。”周长宁的情绪里有了一丝波动,“谁让你跟那个蔡东阳吃饭的?”

苏凝:“......”

好嘛,她现在是不是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她原本是想借用跟蔡东阳吃饭的事气死周长宁的,谁知道没气死他但却将他气疯了,直接用照片威胁她去领证。

苏凝心里别提有多懊恼了,要是早知道周长宁会这样疯,她就不跟蔡东阳吃什么饭了!

气急败坏之下她也什么都不管了,捏着手机就说道:“领就领!”

妈的,跟他领证结婚,吃亏的又不是她。

到时候被气死的是他的爸妈和他的家里人。

她一直不想跟他走的太近,就是不想连累他,不想让他因为她而让家庭生活不和谐,既然他都不在乎,她有什么好在乎的?又有什么好怕的?

以及他外貌、气质、身材均在线,属于在人群中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那种男人。

虽然现在他自己说没工作很落魄凄惨,但她已经肯定他跟长兴生物有关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