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凝见他要生气,赶紧勾着他的脖子转移话题:“对了,你知道珊妮跟我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?她跟钟文诚要结婚了!”

苏凝夸张地说完,发现周长宁竟然平静得很。

她不解地问他:“你怎么这样淡定?你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吧?”

“是。”周长宁没有隐瞒,“我跟钟文诚很熟,他已经在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件事了。”

苏凝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,坐起身来愕然盯着他:“你跟钟文诚......很熟?”

她记得上次见面会周长宁带了他奶奶去后台,就是因为跟钟文诚认识,但她没想到会是很熟的关系。

周长宁没说话,只意味深长地看着苏凝。

按照她的聪慧,应该会猜出他的身份来。

苏凝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会儿,这才又不可置信地说:“你不会就是钟鼎那个神秘的合伙人“n”先生吧?”

周长宁点了点头:“是,我最初成立钟鼎的目的,就是为了你。”

“那个时候我人在国外,而娱乐圈又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汇聚的地方,我不放心你,正好那个时候钟文诚也有意退居幕后,我便联系了他,跟他谈了共同成立公司的事。”

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才二十岁,靠着出色的头脑拿了一笔又一笔的奖学金,还有他转让自己发明专利的好几份钱,钟文诚作为合伙人也出了一半,于是便有了钟鼎。

苏凝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,有惊讶,但更多的好像还是欣喜与感动,她回想一下自己这些年遭遇的事,才发觉原来是周长宁和他所属的钟鼎一直在默默守护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