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身的肌肉细胞都在愤怒的咆哮,四肢百骸之中的内气都在燃烧。

燃烧的内气涌入咆哮的肌肉细胞之中,两股疯狂的力量交织叠加。

拳头打破空气迸发出呲呲的爆破声。

王富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气势将他笼罩,避无可避。漫天狂暴的气机将他围绕,难以呼吸。

紧接着就是如火车撞击般的力量打在胸口。

饶是他半步金刚的体魄,也被这巨大的一拳打得腾空飞起。

人在空中,胸口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落地半跪,王富一口鲜血喷出,手捂着塌陷的胸口,抬头看着那个杀气滔天的男人,人生中第一次出现了敬畏。

外家武道,不惧天道,唯信自己,逆天而行开发自身潜能,生死无谓。

但这一拳,不仅仅是打断了他的胸骨,更是打破了他的道心,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无力。

一拳打退王富,陆山民两步来到海东青身边,看着不知生死的海东青,悲愤交加。

海东青了无生机的躺在雪地上,腹部以下全是血,墨镜未遮住的些许脸颊惨白得比雪地上的白雪更加的白。

寒风时而吹起她的衣摆,无力的飘动。

一股深深的恐惧在全身蔓延开来,这种恐惧在与吕不归战斗之时不曾有过,在之前峡谷中遭遇伏击的时候也不曾有过,在面对狙击手的也不曾有过,但此刻,却是恐惧到令他无法呼吸。

咫尺距离,天涯之远。

“你不能死”!“我再也承受不起了”!

刘希夷站在不远处,他不敢趁机上前偷袭。陆山民刚才那一拳,不仅打破了王富的道心,也深深的震撼了他。相比于其他人,他是亲眼见证陆山民一步步走过来的,在去年的这个时候,陆山民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,短短一年的时间,这个曾经不太放在眼里的人已经恐怖到即便是背对着他,他也不敢出手的地步。

他甚至觉得,如果陆山民要杀他,他连逃跑都未必能跑得掉。

茫茫的雪山之中,再次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刘希夷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,“吴峥,你还打算继续观望到什么时候”?

吴峥摸了摸铮亮的光头,看了眼正半蹲在地上查看海东青伤势的陆山民,对刘希夷咧嘴一笑。

“难不成你想与我过过招”?

刘希夷眉头微皱,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这样心狠手辣又聪明的人,难道没想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”?

吴峥的独眼眯起,笑而不语。

探查到海东青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机,陆山民赶紧握住海东青的双掌,将自身体内气机缓缓导入护住她的心脉。

海东青体内的气机本能的抗拒,但此时她体内的气机太过微弱,稍微挣扎之后就沉寂了下来。

吴峥看向陆山民,淡淡道:“山民兄弟,大敌当前,你竟然还敢分心给海东青疗伤,太大大意了吧”。

陆山民没有回头,冷冷道:“吴峥,你现在离开,我记下这个人情”。

吴峥笑着看向刘希夷,“你看,他给了我一个人人情,你能给我什么”?

刘希夷眉头紧皱,“人情能值多少钱,我能给你的自然是真金白银”。

“不、不”,吴峥笑着摇了摇头,“别人的人情或许不值钱,但他不一样,谁不知道陆晨龙父子一言九鼎,那是一诺千金啊”。

刘希夷看了眼挣扎了两下也没能起身的王富,淡淡道:“今日之后,我们安排的布局将正式启动,田家和吕家已经无力回天。另外,纳兰子建已死,纳兰家也成了我们的傀儡。多的我作不了住,但我可以保证,至少纳兰家的一半归你”。

吴峥抬手摸了摸大光头,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