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看看。”陆晚晚接过来,仔细检查了遍后,抬起头道:“没错,是我昨天签字的那份。”

这时,何平余光瞥见安安正搬着比自己还高的椅子,朝另一边的窗帘走去,不禁说道:“小朋友,把椅子放下,这活我熟,我来!”

安安被他这么一喊,下意识的停了下来。

何平走上前,抄起了椅子,放到了窗帘底下。

见状,陆晚晚忙走过去道:“小何,我来就行了。”

无奈,何平已经三下五除二的站上去了。

安安不禁小声问道:“怎么办呀,妈咪?”

陆晚晚只好道:“你去拿瓶矿泉水过来。”

安安依言去了。

等何平把另一边的窗帘也给拆下来后,安安适时的把矿泉水一递,道了声:“叔叔喝水。”

何平嘴角一抽,忍不住暗示道:“那个......小朋友啊,其实我刚大学毕业不久。”

安安一脸纯良的问:“念念说,差三岁的叫哥哥,差六岁的叫叔叔,请问您跟我差几岁呀?”

“......”何平:我还是喝水吧。

不久之后——

“陆小姐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等一下,小何。”

陆晚晚叫住了何平后,问:“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实惠点的家具城?”

何平想也不想的说:“我知道好几个呢,你需要的话,我现在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