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着陌上飞一直都是步行,幸亏刚刚那只鸡腿千云溪啃的只剩骨头了,不然这么一通走下来,人早就脱了力了。

“还有多远?”

走来走去都还一直在贫民窟里头打转,千云溪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很多。

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到底还是不是金蟾国境内啊?

说好的富得流油、遍地黄金呢?

入眼的住宅和来往的百姓,每一处、每一个人浑身散发的气质就一个字形容——穷。

如果非要在这个字前面加一个后缀形容词,那就是穷得舔锅灰的穷……

难道说金蟾国其实是一个贫富阶层极端化的国家,在外宣传嘛,自然都是捡好听的宣扬,所以外界的人都只知道金蟾国的富裕,却不知道这个低层的群体存在。

话说要想一个国家持久性、长远性的发展,虽然不至于要做到贫富公平,但是至少不应该将差距拉的那么大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无视这一低层的存在。

无论如何,这都是金蟾国的子民啊!

千云溪并不是一个大慈善家,更不是为国为民(况且还是为了别人的国家)而心怀天下。

只是入眼所见,会让她对于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中的普通百姓而觉得悲哀。

之前她所见到的所有金蟾国人皆是锦衣玉帛,最差也仍旧是绸缎或上好的棉质长袍,而这里的人呢?

衣衫褴褛之人遍地都是,服装对他们而言只是裹身布而已,用途,不过只是遮羞和御寒。

好不好看什么的,他们自己不在意,是因为周围没有人在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