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当年光明佛祖的境界无法继续前进的时候,他便绞尽脑汁的想要提升实力。

最后,他用了无数岁月才铸成了这一件神兵!

可以说,紫金钵盂对光明佛祖来说,甚至比光明佛宗还要重要,哪可能轻易丢弃?

在紫金钵盂出现的同时,琉璃佛宗之内的一座九层高塔,也是微微颤抖了两下,仿佛不甘寂寞一般。

“安静,现在还没到你出世的时候!”离尘长老冷哼一声,然后直接开口说了一句,强行压下了那佛塔的震动。

这座佛塔便是离尘长老的本命神兵,和紫金钵盂是同等级的存在。

他们二人在当年降临天玄大陆的时候,纷纷留下了一些后手,这两件神兵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东西。

“你还是将你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老实交代清楚吧,这样省得麻烦,我也懒得继续动手了。”陈曦对着离尘长老出声说了一句。

这家伙看起来和自己很熟的样子,如非必要的话,自己并不想打伤他。

离尘长老的脸色几经变幻,最终他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气势,转而带上几分笑容看向陈曦。

“宗主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深不可测啊,真是让属下叹为观止。”离尘长老对着陈曦阿谀奉承了一句。

“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我可以考虑不对你动手。”陈曦微微沉吟了一会儿之后,对着离尘长老开口说道。

“好说好说,宗主大人远道而来,不如现在我这吃口粗茶淡饭如何?正好也让属下尽一下地主之宜。”离尘长老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,对着陈曦邀请到。

自己现在看不出陈曦的深浅,但从他能够达到紫金钵盂来看,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在自己之下。

毕竟就连自己也没有丝毫把握,从光明佛祖的手中抢走他的本命神兵。

“可以。”陈曦微微点了点头,然后便带着陈渔向着琉璃佛宗的深处走去。

一路上,陈曦看到了很多琉璃佛宗的和尚,他们全都用那种无比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。

能够和佛子大人相抗衡的存在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,难免心中有些憧憬。

陈曦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,那位太上长老看自己的眼神之中满是恐惧与不安,就好像自己是什么可怕至极的存在一样。

“你也认识我?”陈曦停下步伐,他直接对着那位太上长老开口说了一句。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…”太上长老的头摇的跟波浪鼓一样,他的声音不停颤抖,眼中的恐惧几乎快要溢出来。

“说实话!”陈曦冷哼一声,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。

就你那副吓得要死的熊样,就好像自己是什么绝世凶魔一般,还敢说不认识我?

“噗通!”

太上长老噗通一声坐倒在地面之上,身子还在不断颤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