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尘长老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无比恐怖,西土域绝大多数的修士全都匍匐在地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作为琉璃佛宗的开山祖师,离尘长老可以说是如今西土域最为古老的存在,实力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!

“好恐怖……”小狼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虽然陈曦一个人承担了绝大部分压力,但是稍稍泄露出来的一丁点,就已经令他感到神魂皆颤。

“嗯?”离尘长老见到陈曦几乎完全没有被自己的威压所影响,他微微皱了皱眉头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。

这才过去多久,陈曦的实力就已经恐怖到了如此地步了吗?

“有点儿东西……”陈曦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,然后缓缓开口说了一句,眼中闪过一抹赞叹之色。

眼前这家伙,仅仅凭借威压就让人承受不住,实力确实高强。

不过,这还远远奈何不得陈曦!

离尘长老此刻散发出来的所谓强者威压,和陈父相比起来的话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二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。

这其中的差距,大概可以用皓月与烛辉来形容。

“没想到才这么短时间不见,你的实力就突飞猛进到了这等地步,看来我当初离开天帝宗,可能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”离尘长老缓缓开口说了一句,眼中的惊讶之色愈加浓重起来。

实际上,当时的离尘长老并不是想要主动离开,而是被琉璃佛宗的方丈强行带回去的,但是在回到琉璃佛宗以后,他所有的记忆便全部苏醒。

离尘长老在成为了琉璃佛宗的佛子以后,他的权柄之大令人难以想象,是完全能够自行回到天帝宗的,但他却依旧选择了留在这里。

只是现在看来,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回归天帝宗,或许是一个错误的行为。

“天帝宗?”陈曦越来越觉得这个字眼无比熟悉,仿佛曾经深深的刻画在他的脑海里,他紧紧的皱着眉头,开始努力的回想起来。

一段又一段画面在陈曦的脑海中一闪而逝,他隐约间想起了自己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宗门,名字好像就叫天帝宗。

但是更为具体的东西,陈曦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“不对劲,你身上为何会有光明那老混蛋的气息?”离尘长老微微眯起眼睛,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陈曦,然后满脸震撼之色地说了一句。

单单以实力而言,琉璃佛祖和光明佛祖不过在伯仲之间而已,二者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“光明气息?应该是这紫金钵盂的原因吧。”陈曦在听到离尘长老的话后,他的手腕轻轻一番,一个紫金色的钵盂便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当中,开始微微颤动起来。

“这是……那老混蛋的本命神兵?”离尘长老的瞳孔猛然一说,他不敢置信的出声说了一句,甚至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。

那老家伙的本命神兵为什么不在他的身边?而在陈曦的手里,难不成他已经遭遇不测了?

可是这怎么可能?!!

就算光明佛祖的实力不比从前,但作为曾经半步天帝境界的至强存在,他哪有那么容易死去?

至于他丢掉自己本命神器的可能,那更是微乎其微。

这紫金钵盂对光明佛祖无比重要,是他的本命神兵,有着不可思议之威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